• 深入剖析日本信托業結構演變發展之道
    發布時間:2023-02-24   來源:   分享到:

    導語


    2021年信托業界相繼提出借鑒日本信托業模式,推動國內信托公司經營形態的變革,探索不同資源稟賦信托公司的差異化經營。在2022年信托業年會上,監管部門也提出在信托業務新分類的基礎上,鼓勵信托公司走差異化、特色化發展之路。


    日本信托業在2004年修訂信托業法之后大幅擴充了信托從業機構類型,有效應對了日本社會資產證券化、高齡少子化的信托需求增長,推進了信托業的持續發展。


    本文梳理日本信托業結構的演變過程,深入剖析日本信托業的結構特征,希望對國內信托業的轉型發展提供參考借鑒。


    日本信托業結構演變過程


    1、信托制度引進之初:信托兼營銀行和專營信托公司并存


    1900年,日本制定興業銀行法,允許興業銀行可以經營公司債券、地方債券以及股票的信托業務。雖然這些信托業務實際上是支付本金利息、管理證書等代理業務,但從法律層面確認了銀行兼營信托業務的資格。


    此后,1905年制定的《附擔保公司債信托法》,允許銀行承辦附擔保公司債信托業務,不僅標志著日本實質性引入信托制度,更進一步確認了銀行可以兼營信托業務。


    1906年,日本誕生了第一家信托公司——東京信托股份公司。此后,受日本經濟持續向好的刺激,大量信托公司開始設立。截至1921年底,共有488家信托公司、514名信托業者。


    2、1922年《信托業法》制定之后:以專營信托公司為主


    1922年,為了規范信托公司,整頓信托業務,保護、培育健康的信托業,日本政府先后制定了《信托業法》和《信托法》。根據信托業法的規定,日本信托業開始實施許可制。截至1924年底,獲得營業許可的信托公司減少為27家。


    1928年,日本政府實施的《銀行法》規定商業銀行不得從事附擔保公司債信托業務以外的信托業務,同時將附擔保公司債信托認定為銀行業務,從而確立了信托與銀行分業經營的政策。


    3、1943年《兼營法》制定之后:信托銀行完全替代專營信托公司


    1943年,為了強化戰時資金統制、擴大儲蓄,日本政府制定出臺了《普通銀行等兼營儲蓄銀行業務或者信托業務的相關法律》(以下簡稱《兼營法》),允許銀行兼營信托業務,并促進了銀行吸收合并信托公司。


    截至1945年底,專營信托公司只剩下7家,兼營信托業務的銀行達到11家。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嚴重的通貨膨脹讓專營信托公司經營難以為繼,最終它們于1948年統一轉換形態,變為兼營銀行業務和信托業務的信托銀行,獲取依《銀行法》的普通銀行執照和依《兼營法》兼營信托業務的許可。


    4、金融自由化發展階段:信托銀行和其他信托兼營金融機構并存


    日本昭和五十年代(1975—1986年)開始,金融的國際化、自由化加速。


    1985年,日本允許外國銀行參與信托業,設立外資系信托銀行。


    1993年,為放開其他金融機構參與信托業務,日本政府制定了《為完善金融制度及證券交易制度而對相關法律進行修改完善的法律》,從法律層面認可了銀行、證券等金融機構參與信托業務的三種方式,即信托銀行子公司方式(也面向外國銀行)、金融機構本體兼營信托業務方式、金融機構成為信托銀行代理店方式。


    2001年,隨著兼營法施行規則的修改,都市銀行、長期信用銀行與農林中央金庫本體兼營信托業務正式解禁。


    5、2004年修訂《信托業法》之后:七類機構并存


    21世紀初,隨著資產證券化需求日益高漲,日本金融審議會開始討論擴大信托業受托人范圍,將原來僅由信托兼營金融機構經營的信托業擴大到金融機構以外。


    2004年,《信托業法》修訂之后,信托業受托人范圍擴大到五類,包括信托兼營金融機構、信托公司(分為運用型信托公司和管理型信托公司)、特定信托業者(主要是集團企業內的信托)、認證事業者(主要是特定大學技術轉移機構)和宣言信托者。


    此外,為了擴大信托服務利用者的窗口、以及彌補信托銀行和信托公司分支機構數量上的不足,信托業法創設了信托契約代理店制度和信托受益權銷售商制度,并形成了信托契約代理店和信托受益權銷售商兩個子行業。


    根據日本金融廳統計,截至2022年6月末,日本信托業已有56家兼營信托金融機構、12家運用型信托公司、19家管理型信托公司、4家宣言信托公司、357個信托契約代理店。


    日本信托業結構特征


    1、從機構數量上看,兼營信托金融機構占多數


    根據日本金融廳的統計,截至2002年6月末日本現有87家信托從業機構(不含宣言信托公司和信托契約代理店)。


    其中,信托銀行、都市銀行、地方銀行等兼營信托金融機構共有56家,占比64%;管理型和運用型信托公司合計有31家,占比36%(見圖1)。


    image.png


    2、從地域分布看,集中于關東、近畿和中部三個地區


    在日本9個地區中,有28家信托兼營金融機構集中在關東地區,占比50%;13家信托銀行全部集中于關東地區的東京都;12家運用型信托公司全部注冊在關東地區;19家管理型信托公司集中分布在關東、近畿、中部和九州地區,其中有12家注冊在關東,占比達63%;4家宣言信托公司全部也在關東地區(見表1)。


    image.png


    根據日本信托業協會的統計,13家信托兼營金融機構(都市銀行及地方金融機構等除外)和29家信托公司的678個營業網點中,關東、近畿和中部地區分別有344、210和50個,合計占比超過89%。


    根據日本金融廳的統計,357個信托契約代理店中,關東、中部和近畿地區分別有133、65和38個,合計占比達66%。


    3、從受托資產規???,高度集中于信托銀行類機構


    根據日本信托業協會的統計,截至2022年3月末,三井住友信托集團、三菱UFJ信托銀行、日本Master信托銀行和日本托管銀行4家機構合計受托資產規模1343萬億日元(見表2),占全行業信托資產規模的83%。


    image.png


    如果再加上其他9家信托銀行類機構,合計受托資產規模達到1592萬億日元,占全行業信托資產規模的比例高達99%,而其他都市銀行、地方銀行、其他金融機構和信托公司合計74家機構的受托資產規模占比僅有1%。


    4、從業務范疇上看,管理型信托公司最窄,其他信托業務各類型信托機構趨同


    按照日本《信托業法》和《兼營法》的相關規定,兼營信托金融機構可從事銀行、信托業務以及不動產、證券代理、遺囑相關等并營業務,經營范圍在信托從業機構中最為廣泛;運用型信托公司可從事信托業務;管理型信托公司僅可從事管理型信托業務,即只接受委托人或委托人指定權限委托者的指示,進行信托財產的管理或處理,以及只對信托財產進行保存行為或不改變財產性質的范圍內的利用行為或改良行為。


    事實上,管理型信托業務并非管理型信托公司專屬,兼營信托金融機構和運用型信托公司都可從事,并且個別信托公司(如樂天信托、SBI清算信托)同時擁有運用型信托牌照和管理型信托牌照。


    在運用型信托公司中,除LombardOdier信托公司主營財富管理、J-Value信托公司主營可再生能源類事業信托、SBI清算信托公司主營資產保全等特色業務外,其他信托公司的主營業務基本是資產證券化。在管理型信托公司中,除留學安心信托公司主營留學費用保全信托、帕索納知識產權信托公司主營管理處分知識產權、紫羅蘭區域信托公司主營市區再開發類信托等特色業務外,其余信托公司基本從事不動產管理信托、以及托管、繼承相關業務。


    5、從盈利能力看,三井住友信托等4家信托銀行顯著高于其他機構


    根據日本信托業協會的統計,2020年度,三井住友信托集團、三菱UFJ信托銀行、瑞穗信托銀行和理索納銀行4家會員機構合計實現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2.06萬億日元和3159.37億日元(見表3),是其他9家信托銀行(準會員機構)的9倍和18倍。


    image.png


    從三菱HC資本信托、SMFL信托和保誠信托三家信托公司的營業收入來看,多的不到8億日元,少的不到1億日元;凈利潤普遍少于1億日元,保誠信托只有122萬日元。

    可見,信托公司的盈利能力與信托銀行類機構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上。


    6、專營信托公司體量普遍較小


    從12家運用型信托公司來看,注冊資本金基本在1億~3億日元之間(見表4),只有三菱HC資本信托達到了10億日元。


    image.png


    信托資產規模普遍在2000億日元以下,有6家,占比達60%。即使是規模最大的樂天信托,與三井住友信托集團的信托資產規模相比,也只占其2.3%。


    此外,運用型信托公司的員工數量也很少,公開資料顯示,Starts信托公司有39名員工,FPG信托公司只有15人。


    從19家管理型信托公司來看,注冊資本金基本在0.5億~4億日元之間(見表5),且大多數在1億日元左右。


    image.png


    信托資產規模明顯少于運用型信托公司,規模最大的是第一信托公司,達到3266.48億日元;有6家公司的規模在100億~300億日元之間,有5家公司的規模在100億日元以內。


    這類信托公司的員工數量同樣很少,公開資料顯示,SMFL信托公司有36名員工、Kotaeru信托公司有18人、Servant信托公司只有5人。


    7、運用型信托公司大多由金融機構設立,管理型信托公司大多由非金融機構或個人設立


    在有公開資料顯示的9家運用型信托公司中,股東背景為金融機構的有7家(見表4),占比78%;剩下的2家分別是房地產和制造業背景。而在管理型信托公司中,除留學安心信托公司外,剩下18家公司中,股東是金融機構的有3家(見表5)、個人或事務所5家、建筑業4家、不動產相關行業4家、知識產權業1家、服務業1家,非金融類股東占比達83%。事業公司設立管理型信托公司的目的是管理型信托業務與其經營主業有價值鏈和服務鏈的緊密關系。


    8、信托服務銷售渠道主要通過信托契約代理店和信托受益權銷售商


    根據日本信托業協會的統計,13家信托銀行和29家信托公司共有678個營業網點,而2021年度529家信托契約代理機構產生信托契約交易的營業網點合計有16913個(見表6),前者只占后者的4%。


    image.png


    具體來看,信用金庫、地方銀行、都市銀行等金融機構以及事業公司的交易店鋪數都超過了信托銀行和信托公司的營業網點數。


    根據日本金融廳的統計,包含信托受益權銷售商的第二種金融商品交易業者共有1208家,遠遠超過了信托銀行和信托公司數量??梢?,在信托銀行和信托公司營業網點明顯不足的情況下,日本信托服務和銷售主要通過信托契約代理機構和信托受益權銷售機構的營業網點觸達目標客戶。


    日本信托業結構整體評價


    1、日本信托業結構發展水平相對成熟


    一是形成了信托服務、信托契約代理和信托受益權銷售三位一體的信托產業結構,行業內分工明確。日本政府將主營信托業務的機構分為信托銀行、運用型信托公司、管理型信托公司三類,并分別對其主營業務進行了區隔。同時,為了解決信托服務的可達性和便捷性問題,以及信托銀行和信托公司大量設立營業網點的成本問題,創設了信托契約代理和信托受益權銷售兩個中介行業,充分整合了都市銀行和地方銀行的營業網點資源,不僅極大提高了信托業的服務能力,還提升了金融業的整體效率。


    二是形成了以信托銀行為主體,信托公司及其他信托兼營金融機構等為補充的營業信托格局。在這樣的格局下,既充分發揮了信托銀行可提供存款、貸款、外匯、投資、信托等多樣化金融商品服務的便捷性優勢,也發揮了專營信托公司資源集中、可提供差異化和個性化信托服務的特長,促進了信托商品創新和信托在社會相關領域的活用,有效應對了日本社會資產證券化、高齡少子化的信托需求。


    三是信托從業機構類型豐富,行業內競爭較為充分。以信托業務為主業的信托銀行和信托公司就有44家,其他兼營信托業務的金融機構不僅涵蓋了日本主要金融機構類型(包括都市銀行、地方銀行、信用金庫聯合會和系統金融機關),而且參與數量達到了43家。2004年《信托業法》修訂以后,非金融機構的事業公司或個人設立的信托公司至少有17家。此外,參與信托契約代理業務的金融機構類型覆蓋了10個金融子行業,參與信托受益權銷售的機構類型更為多元化。


    四是產業管理成熟。日本政府自1922年制定《信托業法》和《信托法》開始,產業管理逐步規范。歷經百年的探索實踐,日本信托業的管理已經從分業經營監管過渡到金融混業經營、金融與非金融混業經營監管,產業管理復雜度不斷提升。并且,產業政策完備,信托業主體制度、會計和稅收等配套制度、產品與服務規范等都較為完善。


    2、日本信托業集中度高、馬太效應明顯


    據日本信托業協會統計,99%的受托資產規模集中于13家信托銀行;13家信托銀行中,三井住友信托集團、三菱UFJ信托銀行、瑞穗信托銀行和理索納銀行4家機構2020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占比分別為90%、95%,是日本信托業的頭部機構。


    在地域分布上,信托兼營金融機構、運用型信托公司、管理型信托公司、宣言信托公司和信托契約代理店5類機構及其營業網點聚集在日本關東、近畿和中部三個地區。并且,自1999年以來,日本信托業在數次兼并重組后,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頭部機構不斷攻城略地、擠占其他機構的份額,逐步形成了“贏者通吃、強者恒強”的局面。

    久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久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精品人妻无码专区在线无广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