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內部人員洗錢案

     一、基本案情

     2001年10月12日,中國銀行將全國1040處電腦中心統一成一套系統,聯網后,電腦中心很快顯示賬目存在4.85億美元虧空。通過對賬目分析,案發范圍鎖定到廣東開平。這時,中行開平支行的前后三任行長許超凡、余振東、許國俊突然失蹤,成為震驚全國的中行開平“10·12”案。公開資料顯示,許超凡被認為是該案首犯,30歲時就當上中行開平支行行長。許超凡沉迷于賭博,曾在澳門賭博4個小時就輸了6000多萬元人民幣。1993年起,許超凡以代客買賣的形式進行外匯交易,大肆貪污挪用銀行資金,結果虧損1億多美元。之后,許超凡又與手下的副行長余振東、下屬公司經理許國俊聯手,先后從銀行賬戶中拆借大量資金,以貸款名義轉出并轉至設在香港的潭江實業有限公司等名下。后來,許超凡升任中行廣東省分行公司業務處處長,余振東、許國俊相繼接替他的位置。3人繼續相互勾結掩護。三任行長10年間將4.85億美元資金轉移到海外。2001年10月13日,3人潛逃至美國。

    案發一周后,公安部向國際刑警組織提供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對余振東、許超凡、許國俊的逮捕決定書。國際刑警組織迅速發出紅色通緝令。從2002年12月17日到2004年9月,余振東、許國俊、許超凡先后被美國警方逮捕。2006年初,美國司法部對外宣布,對中行開平支行兩位前行長許超凡、許國俊及其親屬等人提起訴訟,另外三人分別是許超凡之妻鄺婉芳、許國俊之妻余英怡以及鄺婉芳的哥哥鄺華寶。美國司法部官方網站上2006年公布的文件顯示,對許超凡、許國俊等人具體的指控包括15項罪名,其中多項在美國屬于重罪。第一項指控為,五名被告涉嫌在1991年至2004年10月間從事詐騙活動,從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非法盜用4.85億美元并向美國、加拿大轉移犯罪所得。根據指控,許超凡和許國俊在香港成立了多家空殼公司,通過“地下錢莊”以及開辦多個銀行賬戶把資金轉移到這些空殼公司。第二和第三項指控認為,這五名被告涉嫌從事洗錢,從1998年到2004年10月間轉移其所盜用的巨額公款,主要渠道就是通過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在第四到第九項指控中,許超凡和許國俊各受到三項偽造簽證指控,涉嫌通過持有虛假美國移民簽證進入并在拉斯維加斯停留。在第十到第十五項指控中,許超凡和許國俊的妻子鄺婉芳、余英怡各自受到三項偽造護照罪的指控,尤其是使用“以虛假陳述”獲取的美國護照進入并在拉斯維加斯停留。

         二、案件暴露的主要問題

          2001年10月12日,中國銀行開平支行原行長許某、余某等人潛逃境外,震驚全國的金融系統特大案件浮出水面。在此案中,中國銀行廣東省開平支行內部人員盜取聯行資金作案時間長達10年,涉案金額高達4.85億美元。涉案人員、企業眾多。許某、余某等人長期以來,逐漸形成了一個以開平中行為核心,會計、信貨聯行管理要害崗位人員為骨干,輻射上級分行及外部企業人員的犯罪團伙。而且1993年至2002年期間開平中行三任行長“無一幸免”,內部中層業務骨干和經辦人幾乎都有牽連,部分地方黨政負責人也涉及其中,充分暴露出該行存在內部風險控制的問題。

    三、監管處罰及司法裁判

    監察部、公安部、審計署的辦案人員,成立了“10·12”專案組,廣東省人民檢察院開始對開平案立案偵查。2001年11月,公安部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令。2002年12月,余某在洛衫礬被美方執法人員拘押。2004年2月,余某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聯邦法院受審,因非法入境、非法移民及洗錢三項罪名被判處144個月監禁。

    2004年4月16日,美方將余某驅逐出境并押送至中國,這是第一個由美方正式押送移交中方的外逃經濟犯罪嫌疑人。2004年4月17日,余某被廣東檢方正式批捕。其案件由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以被告人余某涉鐮貪污、挪用公款罪,于2005年1月3日移送江門市檢察院審查起訴。2005年8月16日,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余某涉嫌貪污、挪用公款案。2006年3月31日,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以貪污罪、挪用公款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被告人余某有期徒刑12年,并處沒收其個人財產100萬元。

    2004年,“二許”在美國堪薩斯州和俄克拉荷馬州被捕。2009年5月6日,美國拉斯維加斯聯邦法院以洗錢、跨州轉運盜竊資金,護照和簽證欺詐等罪名,分別判處中國銀行開平支行前任行長“二許”入獄25年和22年,并勒令被告退還涉案贓款。他們的妻子也分別獲刑8年。至此,震驚全國的中行開平案終于告一段落,出逃北美的三個主犯無一逃脫法律的制裁。

    四、案件反思

        (一)上游犯罪的范圍直接決定反洗錢的效果。本案發生在《刑法修正案(六)》頒布實施之前,當時我國《刑法》規定的洗錢犯罪的上游犯罪僅包括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走私犯罪四類,本案的上游犯罪主要為貪污賄賂犯罪和金融犯罪,因而本案主犯余某雖然在美國被認定犯有洗錢罪,但在遣送回國后未被判處洗錢罪。這種情況直到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出臺后方才解決,此后洗錢罪的上游犯罪増加了貪污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和金融詐騙犯罪,這也反映了我國對于打擊重大腐敗和金融犯罪案件的決心。

    (二)商業銀行內控制度不足是長期作案未被發現的重要原因。中國銀行開平支行從三任行長到部門骨干的眾多內部人涉案,足以說明該行反洗錢和風險控制等方面存在嚴重漏洞。因此,要加強商業銀行反洗錢檢查,及時發現內控制度的漏洞。商業銀行應定期向反洗錢主管部門報送客戶身份識別、客戶身份盡職調查、洗錢風險分類、客戶資料保存、可疑交易報告等內控制度,由主管部門對這些制度定期進行非現場檢查。對于非現場檢查所查出的問題,由主管部門進行現場檢查,并通加強教育和行政處罰等措施,有針對性地進行監督管理。

    (三)“地下錢莊”洗錢活動取證困難,而處罰卻較輕。在實際操作中,公安機關投入大量精力,千方百計取得“地下錢莊”洗錢線索和證據,但實際司法判決“地下錢莊”打擊力度明顯不足。處罰力度不夠,給犯罪分子造成“僥幸心理”,并留下重操舊業的隱患。

    (四)跨境司法合作震懾外逃腐敗分子。20世紀90年代以來,重大經濟犯罪的嫌疑人特別是貪污腐敗分子外逃的現象呈上升趨勢,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但由于引渡存在法律上的障礙,一些歐美國家成為“貪官樂園”。外逃貪官中目前被遣返并追回財產的只占很少比例。開平案兩主犯在美國分別被判處25年和22年的重刑具有重要意義,它開創了外逃貪官在國外當地被審理、宣判的先例,讓外逃人員不能逍遙法外,表明在不能將外逃犯罪嫌疑人引渡或者遣返回國的情況下,通過國際刑事司法合作,依然可以使逃犯在當地被定罪判刑。


    久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久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精品人妻无码专区在线无广告视频